<input id="m4ake"></input><input id="m4ake"><acronym id="m4ake"></acronym></input>
<menu id="m4ake"><tt id="m4ake"></tt></menu>
  • <input id="m4ake"><acronym id="m4ake"></acronym></input>
  • <input id="m4ake"><u id="m4ake"></u></input>
    <input id="m4ake"><acronym id="m4ake"></acronym></input>
  • <menu id="m4ake"></menu>
  • <input id="m4ake"><u id="m4ake"></u></input>
    <input id="m4ake"><acronym id="m4ake"></acronym></input>
  • <input id="m4ake"><acronym id="m4ake"></acronym></input>
    <input id="m4ake"><acronym id="m4ake"></acronym></input><input id="m4ake"><u id="m4ake"></u></input>
    新聞熱線:966123

    《農民日報》再次聚焦海墾,南金波羅蜜產業獲贊

    時間:2020-10-14 17:29 來源:農民日報 海南農墾報作者:袁宇君 余美君 徐海鷹

      2020年10月12日,農民日報第8版刊登由本報記者采寫的《傾十年之功 育甜蜜之果——海墾南金農場波羅蜜產業實現企業增效職工增收》文章,聚焦南金農場公司如何轉變產業結構觀念,勇闖發展波羅蜜產業,提升產業效益。全文如下↓↓↓

      傾十年之功 育甜蜜之果

      ——海墾南金農場波羅蜜產業實現企業增效職工增收

      ■ 袁宇君 余美君 徐海鷹

      9月,走進海墾南金農場公司萬畝波羅蜜現代農業產業園,滿眼綠意撲面而來,一棵棵枝葉繁茂的果樹整齊排開,粗壯的枝條上掛滿了黃綠色果實,深深淺淺的綠葉撐起滿園疊翠。

      這里是我國最大的波羅蜜標準化種植基地。十年來,南金農場公司大力推進產業結構調整,錨定“建設四季花果飄香的生態觀光型農場公司”目標,以萬畝波羅蜜為突破口,打造“四個基地、兩個中心”(種植基地、加工基地、種苗基地、休閑基地和科技研發中心、交易中心),推進波羅蜜全產業鏈建設,促進一二三產融合發展。

    海墾南金農場公司萬畝菠蘿蜜基地。南金農場公司供圖

      如今,南金農場公司波羅蜜產業年產值超5000萬元,成為帶動職工群眾增收、企業健康發展的“綠色銀行”。8月6日,海南省委副書記、省深化農墾管理體制改革領導小組組長李軍到南金調研時,對其堅持不懈培育發展產業、探索混合所有制經營模式、實現“企業增效、職工增收”的做法給予充分肯定。

      從年資金缺口2500萬元到盈利1663萬元,從12個月發不出工資到帶領職工群眾奔向小康,從全國貧困農場到墾區產業發展的樣本典范……南金農場公司華麗轉身的“秘籍”,就藏在這萬畝波羅蜜產業基地之中。

      轉觀念調結構 勇闖發展新路

      陣雨初歇,南金農場公司二區九隊職工岑運瓊拄著拐杖,來到他承包的波羅蜜園里察看果樹長勢。在農場公司從事種植產業十多年的他,十年前一定難以想象,這碩大的波羅蜜能夠成為他的“甜蜜果”。

      “種過橡膠、種過其他作物,日子還過得緊巴巴。”岑運瓊早年患上了嚴重骨病,他的妻子也患頸椎病十余年。長期以來,這對幾乎喪失勞動能力的夫妻在當地政府和南金農場公司的幫助下,艱難支撐起四口之家。

      十年前的農場,全場1200多號人,每年工資就有2500萬元的資金缺口。因為發不起工資,甚至一度影響職工就醫、子弟入學。像岑運瓊這樣,收入低、生活困難的職工群眾不在少數。

      “農場公司黨委是職工群眾的主心骨,帶領職工群眾增收致富就是我們的責任。”南金農場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李國慶,2010年剛到原南海農場履新,第一件事就是深入各生產隊了解農場的產業發展、職工收入情況。

      橡膠產業抗風災能力弱,茶葉規模小、經濟效益不明顯,產業結構單一、沒有核心優勢產業,農場全年營收難以維持正常運轉……彼時的農場領導班子意識到——改革勢在必行。

      改什么、怎么改?農場領導班子走訪基層聽訴求、請教專家征意見、實地考察學經驗,最終選定了符合當地種植條件、市場前景看好的波羅蜜產業。

      “工資都發不出,怎么搞產業”“農業產業培育時間長,輕易調整就是瞎折騰”……部分職工群眾一聽要推倒種了幾十年的橡膠樹,改種從來沒種過的波羅蜜,心里犯嘀咕。

      面對種種疑慮,李國慶給大家算了筆經濟賬,每畝地種18株波羅蜜,達產后每株平均結果200斤以上,按照每斤1.4元的收購價,每畝產值可達5000元以上,而膠茶間作每畝收益只有160元。

      這一算,不少群眾動心了。當天晚上,李國慶帶領班子成員“趁熱打鐵”,深入職工群眾家中講發展思路、講經營方案、講優惠政策,把大家的心講踏實了。

      消除了顧慮,第一批波羅蜜苗終于成功種下。以五區為起點,綠油油的波羅蜜苗開始在全場一區、二區、四區、六區24個生產隊陸續鋪開。到2015年底,種植波羅蜜達9900畝,崗位職工、種植戶標準化種植達245戶。

    南金農場公司職工正在采收菠蘿蜜。南金農場公司供圖

      “果子一年結兩批,每批收入少則幾萬元多則10余萬元。”岑運瓊是最早一批參與農場波羅蜜產業發展的種植戶,如今波羅蜜已進入穩定產果期,他的生活也如這茁壯成長的果樹一般,越過越好。

      活機制強管理 凝聚創業合力

      “2018年每股分紅4.5元,去年增加到10元。這意味著我們的波羅蜜產業發展得越來越好啦!”南金農場公司四區主任吳維政分享著從農場公司旗下海南定安綠湖波羅蜜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波羅蜜公司”)領到分紅時的喜悅。

      當股東,領分紅,這都是農場職工群眾以前沒聽過的新鮮事。2011年,為了籌措產業發展基金,南金成立波羅蜜公司,創新管理模式,采取股份運作,發動全場職工入股,農場占股82%,職工占股18%。每名職工最多只需要100元就能成為原始股東。低門檻讓不少人都加入了進來。

      注冊資金到位后,第一批5126畝波羅蜜很快種植起來。波羅蜜公司向農場繳納土地承包金,承擔肥料、農藥等生產物資投資費用,優先安排膠林更新時期的膠工、農場在冊無崗下崗職工承包果園管理,按工作時間、工作種類發放工資。

      隨著波羅蜜的逐漸成長,農場領導班子意識到,原先簡單的承包管理模式已無法適應產業的發展需求。為了充分調動職工的積極性,農場決定在原有制度基礎上,按“市價結算、定量(額)上繳、剩余歸己、欠產賠償”的承包模式,實行長期承包管理責任制。

      “同樣是管理一個崗位30畝地,心態發生很大的改變。”四區八隊的職工林道勝告訴筆者,經營模式調整后,他只需按照每株果樹70元的價格向農場公司繳納承包費,即上繳產量收益的百分之三十,剩下的屬于自己,干勁一下就足了。

      創業艱不放棄 風雨里產業興

      創業的道路并非一帆風順。就在全場苦干3年、波羅蜜即將成熟上市之際,接連而來的臺風,把果園刮得滿目瘡痍,農場兩年累計12個月發不出工資。

      果實吹落,果樹吹倒,卻吹不垮大家的信念。籌措資金恢復生產,尋找客商收購果子,尋求技術支持對風害果園加強管理……在省農墾總局的支持下,在農場領導班子的帶領下,大家重振信心,硬是咬著牙挺過了這段艱難的日子。

      2016年,原南海農場與原金雞嶺農場正式整合組建成海墾南金農場公司。2017年,南金農場公司的波羅蜜大規模投產上市,生產波羅蜜1243萬斤,實現利潤1281萬元。

      2018年,盈利1400萬元。

      2019年,盈利1663萬元。

      欠款還清了,工資補發了,分紅也拿到了……納入產業發展中的47戶建檔立卡貧困戶有了穩定收入、實現全部脫貧;南金農場公司增加勞動就業520人,211個波羅蜜崗位人均收入超過8萬元。不怕困難、永不放棄的南金人終于喜迎拐點、擁抱豐收。

      如今,一個“波羅蜜王國”在南金熱土不斷壯大:現代化熱帶水果加工廠生產氛圍熱烈,以萬畝波羅蜜基地為基礎打造的八仙嶺共享農莊等農旅融合項目拔地而起,占地120畝的波羅蜜種質資源圃和占地42畝的農產品交易市場正火熱籌建中……

      “乘著海南加快自貿港建設的東風,我們將高質量高標準打造波羅蜜全產業鏈,實現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與職工群眾增收的同頻共振,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實現之年、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收官之年添助力。”李國慶的一番話擲地有聲。

    国产AV在线观看_国产亚洲视频免费播放_亚洲偷自拍精品视频在线观看